所在位置:中國醫藥物資協會 > 信用評價

信用社會 在痛感中成熟

2016-10-21 來源:浙江日報 

  失信者的“痛感”,是一個社會信用體系成熟的階梯。只有懲戒體系不斷完善,信用體系健全才有希望。

  作者:王玉寶

  杭州已有9萬多人因失信被禁止高消費——這是杭州市公共信用信息發布平臺上線后的最新統計結果。被禁止的高消費,包括限制出境和限制購買不動產、乘坐飛機、乘坐高等級列車和席次、旅游度假、入住星級以上賓館。

  這是一條頗有“含金量”的新聞。首先,被禁止高消費的失信者超9萬人。這個比例相當高,接近這座城市總人口的1%。可見,懲戒失信,在杭州具有一定的普及性。也說明,杭州動了真格。

  其次,這9萬多人目前主要還是拒不執行法院判決的“老賴”。但杭州的相關政策留了一個“尾巴”。相關人士稱:未來會有更多的失信者被納入限制高消費!這就是說,會遭到懲戒的失信行為未來會擴圍,諸如不遵守交通規則、不按時繳納水電費,也會受懲。這就提醒那些“老賴”之外的失信者,得悠著點了。

  最后,則是如何收集失信信息?這就涉及到這個“杭州市公共信用信息發布平臺”。這個平臺,可不是鬧著玩的,據報道,已歸集了公安、市場監管、環保等40個政府部門以及9家公用事業單位198類1271項近13億條法人和自然人信用信息。這說明,杭州的失信信息收集,正在超越以往的“小米加步槍”,向著大數據時代邁進。這無疑是一個社會信用體系“鳥槍換炮”的最新指征。這提示每位公民,我們在互聯網上留下的海量信息,都可能化身為信用評價,對失信行為不可再心存僥幸。

  信用,在當今中國,被千呼萬喚。短短百年,中國從小農經濟、自然經濟迅速進入市場經濟,從鄉土熟人社會切換到城市陌生人社會。無論是經濟形態還是社會形態,都亟須建立信用體系。否則,信用缺失,帶來的不僅是社會交易成本、法治成本的攀升,更有道德風氣的滑坡、人心安全感的降低。

  杭州的信用建設新成果,無疑可圈可點。日前,國務院還印發了《關于建立完善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制度,加快推進社會誠信建設的指導意見》。從頂層設計到地方實踐,我們越來越看到一個符合現代文明和市場經濟需求的信用體系日趨健全的希望。

  首先是信用社會的“痛感”體系正在健全。所謂“痛感”體系,亦即懲戒舉措。這是一個社會信用體系得以自立的重點。如果失信者大搖大擺、瀟灑自在,信用之于社會必然要流失。道理很簡單,失信無成本,誰會來守信?可以說,失信者的“痛感”是一個信用社會成熟的階梯。而這一點也正是我們長久以來所欠缺的。此次,我們看到杭州對失信者的懲戒是禁止高消費,但未來并不限于此。國務院的指導意見中,包括買房、企業生產等領域都會有新的懲戒和“門檻”推出。這說明,我們越來越將懲戒失信者作為一件要事來抓。如此,中國信用體系的健全才有希望。

  其次則是在哪些是失信行為以及如何收集失信信息上,我們正在展示開放和科學的姿態。失信行為實際上涉及到方方面面,以往我們側重的是借貸關系中的信用,但如今,繳納水電費、遵守交通規則等,都有納入信用體系之勢。這符合現代社會信用建設的需要。相信,這一點也將展示信用本身對于協調、規范其他社會行為方面的巨大價值。試想,闖紅燈入征信,勢必能有力幫助化解“中國式過馬路”的頑癥。同時,如何有效收集失信信息,抓住失信行為的蛛絲馬跡,這原本是一個難題。難得的是,互聯網技術為我們解決問題提供了機遇。這就是,每個人的網絡化存在中都暗藏著大量信用信息,并可以量化為評價。這方面,政府方面也在積極借鑒互聯網企業的探索。這無疑為現代社會信用收集和量化難題的解決提供了一把“密鑰”。(王玉寶)

[責任編輯:張夢凡]

聯系我們

地 址: 北京市朝陽區北辰東路8號匯園國際公寓酒店E座2418室

郵 編: 100101

電 話: 010-62126696

傳 真: 010-84986602

郵 箱: [email protected]

六合图库